一个小辣鸡

豆雪语c

七夕后续,接上帖

剩下的会慢慢发的!

豆雪语c

七夕甜甜的戏

这只是个开头

后面的会陆续放上来滴~

豆雪语c

正常顺序的戏

后续会陆续更滴~

时不时会有小甜饼滴~

豆雪语c

正常顺序的戏

后续会陆续更滴~

时不时会发些小甜饼滴~


豆雪语c小甜饼一发

以后应该会更正常时间顺序的戏~

莫名很喜欢这一段

【灰烬】011


emmm
这不是个坑
大概吧.....

啊,阳光明媚的一天
当然最适合.....
年末大扫除啊!!

“腊月二十四,掸尘扫房子。你们可别不把打扫卫生当回事”罗妈妈看着各自都忙活着的几个大男孩,“这年前打扫卫生可是有说道的,寓意把一切晦气和不好的东西扫出门!加油小伙子们,罗妈我给你们做饭!”

罗妈说完走进了厨房,顺走了本来就很会做饭的晨翔,以及需要“增进感情”的伟晋。

“听到罗妈讲的了吗?都认真起来啊!”明杰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,手上拿着遥控器操控着正在工作的拖地机器人。

那机器人是明杰自己设计制作的,长得像个被压扁的垃圾桶,由遥控器操控,不像其他那些全自动的拖地机器人那么“方便”,却增加了使用者的使用乐趣,比如,操控着机器人逗逗狗之类的。(威~)

风田听见后从梯子上转过身,“我觉得你应该把你的机器人改造一下,让它会爬墙,这样我们就不用站在梯子上擦吊灯了,太高了,危险。”

明杰点点头,“我会考虑的,不过现在你还是认真擦吧,毕竟身高越高,责任越大嘛。”
“这句话是这样讲的吗?”
“of course 我怎么会乱讲话呢”
风田点点头,继续开始擦灯工作。

易恩端着水盆下楼,帮在二楼“高空作业”的Evan换水,身后还跟着长大了不少的毛毛。
“地上水没干,走路小心喔!”明杰贴心提醒到。
“知道啦!”
往前走了几步,明杰发现了跟在易恩身后的毛毛,玩心大起,于是操控着机器人改变路线。
毛毛看着突然移动到自己身边的物体,停下了跟着易恩的脚步。
机器人在毛毛面前滑过来,滑过去,毛毛干脆坐在地上,脑袋跟着扭过来,扭过去。
却不想那物体突然“跑”走了,毛毛愣了一下反应过来,好,你这是在挑衅本毛毛!于是撒丫子紧紧跟在机器人身后追着。

偌大的客厅里,就只看见一机器人一狗前后疯跑和玩得不亦乐乎的明杰,以及站在一边安安静静擦桌椅板凳脸上却透露着关爱傻子眼神的Teddy。
地板上因为机器人一直快速滑来去变得越来越湿,然而全神贯注操作遥控器的明杰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,直到毛毛爪下一滑,在地板上平铺着转了一圈半......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易恩端着换好的水走出卫生间就看到了这一幕,“毛毛你怎么这么蠢啊哈哈哈哈哈哈——啊——”
Teddy眼看着离自己不远的易恩笑着走着脚下一滑向后倒去,丢下抹布一个箭步冲过去...

扶住了易恩,却没扶住水盆,两人都被冰凉的水浇了半个身子。
“腰腰腰腰腰——”
来不及嫌弃自己湿掉的裤子,Teddy就听见被自己扶住的老幺嘴里一直重复着“腰”。
“腰怎么了?”Teddy扶着站不直的易恩,“还端着水盆干嘛,放下啊”
“腰...疼”
明杰走过来接过易恩手里的水盆放到一边,又扶着易恩慢慢站直,“还好吗?”
“没事吧?”风田也小心翼翼地从梯子上下来。
“怎么了?”二楼的Evan见易恩迟迟未归于是下楼看看,就看到了易恩被三人一狗围住的画面,“popo你还好吗?”
风田转身指指易恩,“他腰.....闪了”
“腰闪了?”Evan走下楼梯,“怎么回事?地上怎么这么湿?”
“呃....”明杰指着地上的机器人,“它bug了”
“怎么啦怎么啦?”厨房里的几人听见动静也跑了出来,“呦,这地上怎么这么湿啊?”
“你们都扶着易恩干嘛?”
“他滑了一下好像闪到腰了”Teddy解释道,“地上湿是因为明杰.....”
“明杰设计的机器人bug了!”明杰按下Teddy指着自己的手抢着说道。
“.......”Teddy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“那还站着干嘛?快快快快去沙发上趴着!这闪了腰也不能按摩,你先去趴一会看看会不会好一点”罗妈扶着易恩走向沙发。
“好”易恩趴到了沙发上,“你们忙吧,我趴一会,不用管我。”
“那你们继续忙吧~”明杰看着大家,很自觉地说,“哥他们买烟花应该快回来了,我得赶紧把这地板收拾了。”
“好,那你就辛苦一点吧,我那边快忙完了,一会来帮你”Evan拍拍明杰的肩膀,又看向易恩,“有事的话叫我们喔,我等一下就过来”
“嗯”易恩趴在沙发上点了点头。

或许是趴在沙发上太舒服了,易恩不久之后就进入了梦乡,直到一双调皮的手拍着易恩的屁股,才把易恩拍醒。
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王以纶的脸。
“吼,被我抓到了吧!哥,易恩恩偷懒!”
易恩这才看清,原来是宏正子闳以纶三人买烟花回来了。
“我哪有偷懒!王以纶你不要瞎说!”
“那大家都在忙为什么你在睡觉?”子闳发问。
“我...我闪到腰”
以纶又拍了一下易恩的屁股,蹲在沙发边, “瞎讲,小孩子哪有腰!”
“我不是小孩子!” 易恩从沙发上坐了起来,摸摸自己的腰,“诶,腰不疼了”
“就说小孩子没腰,你哪来的腰疼啊”
“威!我不是小孩子!”
“好了好了两个小孩子”宏正一手一个“拎”起了二人,“没事就去帮忙,快把沙发让给我这个老年人”

宏正瘫在沙发上,看着在烟花市场跑了小半天现在又干起活的以纶,不禁感叹一句,年轻真好!

“开吃喽!”
几个男孩迅速移到餐桌前排排坐好 。

除了,依旧在沙发上的宏正。

“罗先生,你是让我去请你过来吗?”
“不不不,哪敢烦劳关女士”宏正起身走过来,坐在了伟晋身旁的空位。
“尝尝这个” 伟晋夹了一块鸡肉放进宏正碗里,一脸骄傲,“罗妈教我做的!”
“嗯~”宏正竖起大拇指,“好吃!”
“伟晋做饭很有天赋,今天帮了不少忙” 晨翔一边吃一边说道。
“没有啦,都是罗妈和你教的好” 伟晋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,“大家都快吃吧,忙了这么久,辛苦了,对了,易恩你的腰还好吗?”
“噢”突然被cue的易恩急忙咬断嘴里的食物,“没事了,不疼了”
“没事就好,年轻人可得保护好腰,我跟你讲....”
“关女士,他还只是个孩子”宏正打断自己妈妈的话,“快吃饭吧”
“好好好,吃饭吃饭,大家多吃点啊!”

“宏正,你妈妈姓关吗?”
夜晚,躺在床上的伟晋突然问起身边的人。
“对啊,我妈姓关,我姓罗” 宏正迷迷糊糊地回答道。

关.......

会是,
当年救了自己的那个关阿姨吗?

【灰烬】010

本章回忆杀

还好回来的及时。
躺在床上的伟晋回想起刚刚,不禁替自己捏了把冷汗。

吃晚饭的时候大家都在吵吵闹闹的,所以只有伟晋听见了自己手上戴的手环轻轻哔了一声,不用想就知道是那边有事要交代所以约他去老地方。伟晋又在饭桌坐了一会,跟大家喝了几杯酒,就假借头晕为由上了楼,顺便把真的醉成烂泥的以纶“丢”回了房间。
以纶是真的醉了,可伟晋没有。
回到房间的伟晋去卫生间洗了把脸,换上睡衣,锁好房门,从二楼的窗户一跃而下,消失在黑夜之中。

没想到到了老地方后,看到的却是坐在轮椅上的洪云峰。
洪云峰看着伟晋一身打扮,皱了皱眉,“怎么穿着睡衣就来了?”
“怎么是你?”伟晋答非所问,“找我什么事快点讲,我还赶着回去”
洪云峰深呼一口气,“你通知我他们会去,为什么又派人去救他们?如果那两个人没来,凭那天的火力,我一定能把那些人一网打尽!”
“你还敢讲”伟晋冲过去揪住洪云峰的衣领,“我会通知你,是因为看在洪伯伯的面子上,怕你一个人势单力薄受伤,结果你呢,你竟然给我设下埋伏,还打伤宏正,你知道我.....”
“黄伟晋!”洪云峰拨开揪着自己衣领的手,“你知道你在干嘛吗!我爸他派你去SpeXial是去卧底,不是去和那个罗宏正谈恋爱! ”
“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我也很清楚自己的身份,不用你来提醒!还有,”伟晋顿了一下,“我有自己的打算,自己的计划,请你以后不要再像这次一样擅自行动,打乱我的计划”
“清楚身份?”洪云峰冷哼一声,“希望真的如你所说。”
“找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吗?”
洪云峰点点头。
“说完了,那我走了。”
“你自己小心”洪云峰看着伟晋离去的背影,“还有,不止你的宏正受伤了,我也受伤了!你就不能关心一下我吗!好歹我也当了你这么多年弟弟。”
伟晋停下脚步,转过身子看着膝盖包的严严实实的人,“好好养伤,别再让洪伯伯担心了。”

宏正.....
伟晋躺在床上听着身后传来的呼吸声,
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.....
身后的人突然翻了个身,手臂搭在了自己的腰上,像是从背后环抱一样把自己圈进了他的怀里。
伟晋闭上眼睛,轻轻扣住了自己腰上的手。
为什么....
是你?

伟晋的父亲是一名警察,母亲是一名医生。
父母的工作都是忙起来没边的工作,所以伟晋从小放了学不是跟着妈妈在医院,就是跟着爸爸在警局,爸爸妈妈在忙,伟晋就在一旁写作业或者看漫画书,偶尔还会得到路过的叔叔阿姨的吃的。
爸爸妈妈工作忙归忙,但是也不会忽略了伟晋的课余时间,一家三口经常挤出时间去玩,或者去一些博物馆科技馆,丰富伟晋的课余知识,好在伟晋对这些东西都很感兴趣,每次都玩得不亦乐乎。

一切的变故就发生在伟晋六岁那年的暑假。

“妈妈,妹妹什么时候出来呀?”伟晋贴着妈妈鼓鼓的肚子。
“嗯....再过几个月就会出来了”妈妈轻轻抚着伟晋的头发,“伟伟会喜欢妹妹吗?”
“当然会!我会把我所有好吃的东西都给妹妹!”
黄妈妈听见后不禁笑了起来,“那你吃东西少就不会长高高了,怎么保护我跟妹妹?”
“那,我在妹妹出来之前多吃点,肯定能长得跟爸爸一样高,然后我和爸爸两个男子汉就一起保护你们两个小公主~”
“好”黄妈妈笑着拉住伟晋的手,“那,大男子汉今天不在家,小男子汉能陪妈妈去医院做检查吗?”
“好!”

黄妈妈做完了产检,得知小宝宝一切正常,拉着伟晋走在路上。
“伟伟今天晚上想吃什么呀?”
“唔....想吃面”
母子俩边走边说,拐进巷子,“吃面啊,那等一下.....”
伟晋感觉有人拉住了自己,正准备回头看却突然被身后的人用毛巾捂住了口鼻,随后就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....
“妈...妈....”昏倒前,伟晋听到自己声音.....

“伟伟...伟伟....不要吓妈妈........”
是....妈妈在叫我吗....
“伟伟....”
睁开眼睛,晃了晃还有点晕的脑袋
“妈妈....这里是什么地方,好黑啊”伟晋动动身子,突然发现自己被绑着,声音染上了一丝哭腔,“为什么我被绑着,妈妈我好怕”
“伟伟....伟伟不要怕”黄妈妈拼命忍住眼泪,往伟晋身边挪了挪,“妈妈在....妈妈跟伟伟在一起呢”
“妈妈,我们是不是....我们是不是被绑架了.....”伟晋已经止不住眼泪了,“爸爸...爸爸一定会来救我们的....对不对”
“对...对....爸爸一定回来救我们的....不要哭..”
“砰!”
房门突然被打开,一个女人端着两碗饭走了进来。
“呦,醒啦?”女人用胳膊肘打开了灯的开关,一时的亮光刺的母子二人睁不开眼。
“你是谁?为什么要把我们带到这里来?”
“别问那么多了”女人朝母子二人走来,“吃点东西吧,你还怀着孕呢,来,我给你们解开”
“阿姨...我知道你不是坏人对不对...可不可以...可不可以放了我和妈妈....”
女人听见后笑了几声,“小朋友,阿姨的确不是坏人,可阿姨现在不能放你们走”
黄妈妈替伟晋擦干了脸上的眼泪,“伟伟,你先吃饭,听话”
“噢....”伟晋接过碗,乖乖地吃起了饭。
“几个月了?”女人突然问道。
“噢”黄妈妈摸摸自己的肚子,“七个月了,是个女孩”
“唉,真是作孽”女人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“看您的年纪,应该跟我差不多吧,我想您应该很了解一个做妈妈的心情,可不可以,放了我的孩子....”
“我.....”
外面突然一声枪响打断了二人的对话。
“糟了....”
“妈妈,是不是爸爸来救我们了?”
“走”女人把地上的两人扶起,“跟我走...”
“大姐,你要带我们去哪...”
“来不来跟你们解释了,我家那口子犯了错,我不能再错下去,我关澜今天,一定要送你们母子三人平安出去”
黄妈妈和伟晋被带到了一条崎岖的路上,“顺着这条路走,快”
“关大姐,你这是什么意思,你不走吗?”
“呵,别管我了,你们快走”女人推着两人,“快,快走”
“关大姐.....您的大恩大德....”
“别大姐了,快走,想想你肚子里的孩子!”
黄妈妈点点头,“伟伟,我们走...”
“关阿姨”伟晋从兜里掏出来一个东西,示意关澜张开手掌,“谢谢您”
关澜看着手掌里的糖果,忍住眼泪笑了笑,摸摸伟晋的头,“好孩子,阿姨也谢谢你,快走吧

“快,伟伟,跟着妈妈”黄妈妈喘着粗气捂着自己的肚子。
“妈妈,你没事吧?”伟晋注意到了妈妈的不正常。
“妈妈没事,你快.....啊......”
四周太黑了,黄妈妈一个不留神,踩到了一块凸起的石头,摔倒在地上。
被妈妈拉着的伟晋也跟着摔了个跟头。
伟晋揉着磕到的脑袋站了起来,“妈妈,你没事....妈妈,你在流血!”
“啊....好痛”黄妈妈捂着肚子蜷成了一团。
“妈.....”伟晋被眼前的景象吓得说不出话。
“伟伟.....你快走.....妈妈太痛了...妈妈不能和你一起了...”
“我不要”伟晋哭了起来,“妈妈....我要跟妈妈一起,还有妹妹.....”
“伟伟.....你看....”黄妈妈忍着痛断断续续地说,“你....顺着这条路一直走....前面有住户...妈妈在这里等你...等你救妈妈和妹妹...妈妈哪也不去....”
伟晋抹掉眼泪,“好,我去找人,我去找.....”
“对....快去.....”
“要等我”顺小路跑了起来,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掉,伟晋就用袖子一直擦着流出的眼泪。
“对....别回头....跑....”

伟晋跑了好久,终于找到了人把妈妈送进了医院,可还是没有救回妈妈和妹妹....
小小的身影跪在手术室门口大哭起来。
一只大手突然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,伟晋抬头看了看来人,“洪伯伯...?”
“伟伟...”洪山莫哽咽了一下,“以后伟伟,跟着洪伯伯好不好?”
“洪伯伯,我爸呢?”伟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我爸他....”
“伟伟...”洪山莫蹲在地上,把哭成泪人儿的伟晋搂进怀里,“你爸走之前,把你托付给了我...”
“呜呜呜.....”
决堤的泪水不停的掉着,引得医院的路人们也不禁湿了眼眶.....

后来呢?
十八岁那年,伟晋考上了警校。
从小偏爱电脑的伟晋还利用课余时间钻研电脑知识,用着“Wayne”这个名字在骇客界渐渐有了名气。

再后来呢?
洪伯伯突然告诉自己,查到了当年害得自己失去父母的人的消息,说那人的儿子成立了一个犯罪组织,犯案无数却找不到证据,所以打算派自己去那里卧底。
SpeXial
的确是听过这个组织。
打击犯罪是自己从小立下的誓言,更何况这个人还跟杀父凶手有关系,所以伟晋一口答应了做卧底的任务,打算潜伏在SpeXial,搜集犯罪证据,送他进监狱....

一卧就是两年.....
伟晋发现这群人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个样子,特别是宏正,道上盛传SpeXial宏正是个心狠手辣的人,能动手绝对不会动口,可是自己看到的宏正不是那样的.....

宏正会帮自己赶走讨人厌的蟑螂
宏正会记得自己不爱吃的菜
宏正很会照顾小动物
宏正
很会逗自己开心
........

黄伟晋,
伟晋问着自己,
你真的能狠下心伤害这个人吗.....?


ok,小学生文笔
关澜是宏正妈妈的名字,我随便取的,威~
真的很不会写,但真的不想弃坑
各位读者海涵,海涵(抱拳)

【灰烬】009

我终于来更文了!
本章有重要人物出现!!

经历了上次的事,Evan算是正式加入SpeXial了。

因为宏正受伤,Evan的伤也还没好全,算算日子也已经是年末,十人一合计,决定放松放松不接任务了,这几天的日子过得可真是清闲的很。
十个大男孩坐在伟晋的工作室吃着水果开着Evan正式加入后的第一个集体会议。
“Evan,你有跟洪云峰提过我们吗?”宏正说完扭头用嘴巴接过伟晋递来的草莓。
Evan摇摇头,“没有,我只是跟阿峰说我被人救了,没有提过是谁救的。”
“奇怪了,那他是怎么认出我们的啊,而且还是我们一跑出来他就那么肯定了。”易恩正吃着的葡萄突然被酸了一下,“噢这颗好酸。”
Evan看看身旁脸揪成一团,手还捂着腮帮子的小可爱,低头用叉子叉了一颗切好的哈密瓜朝小可爱递过去,“来,吃点甜的压压。”
张嘴吃掉叉子上的哈密瓜,易恩笑得一脸烂漫,“好甜喔~”
“咳咳,所以那个洪云峰是怎么认出我们的啊”明杰啃着手上的苹果,“而且还知道我是明杰,是怎样我名声现在这么大喔?”
“还是说他一直都在调查SpeXial?”伟晋说道,“Evan,洪云峰以前有跟你提过SpeXial吗?”
“提是提过,但是讲的也都是听说来的你们干过的‘大事’,并没有很详细的说过什么。”
“儿子不调查,不代表老子不调查啊”teddy放了一颗草莓在嘴里,“洪山莫那个老贼什么德行,你们还不清楚喔”
宏正摇摇头,“我们SpeXial就这么几个人,又没有什么部下,也不跟人合作,他洪山莫是有什么可调查的资源?”
“还是说”以纶咽下嘴巴里的桃子,“我们这里,有卧底?”
九人手上吃水果、喂水果的动作停在半空中,用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齐刷刷看着以纶。
“emmm....”以纶往子闳身边挪了挪,“我....我开玩笑的啦”
“叮咚——”
“我去开门”离门最近的伟晋把手中装草莓的小盆递给宏正。
“叮咚——”
“来了来了”伟晋一边下楼一边冲门口喊,“稍等一下啦。”

“你好你好,我找宏正”
伟晋打开门,门口站着一位年龄三四十岁的妇女,手中还提着大包小包的吃的。
“呃...阿姨,请问您是?”
“啊,我是宏正的....”
“妈?!”楼上的宏正见楼下半天没动静所以下楼看看,结果楼下了一半就看到许久未见的母亲站在门口。
“妈?”伟晋听着身后宏正的声音,莫名奇妙重复了一句。
“蛤?”
宏正的妈妈?

“呃...罗妈妈好”伟晋连忙接过罗妈手中提的东西,“快请进快请进,我是那个...我是...伟....”
“啊,你就是伟晋啊”罗妈双手握住伟晋提着东西的手,“真的跟我们阿正说的一样呢,个性好还这么可爱,怪不得我们阿正喜欢你~”
“呃...那....没有啦罗妈妈.....我....”伟晋两只手都提着东西又被罗妈握着,一时之间尴尬的说不出完整的话。
“妈,你说什么啦”
宏正跑下楼梯,作势接过伟晋手里提着的东西却被伟晋闪过。
“你肩膀还没好诶,要干嘛?”
“这只是好的啊”宏正伸手提走伟晋右手里的袋子往厨房走去。
伟晋左手拎着袋子跟在宏正身后,“哎呦我拎就好了啊”
“阿正,你肩膀受伤喔?”站在原地的罗妈问道,“你过来我看看。”
“噢没有啦,小伤而已啦,缠着纱布呢,不用看了啦。”
罗妈走到厨房,“你喔,小心一点好不好,我跟伟晋都很心疼呢,对不对伟晋。”
站在一旁的伟晋突然被cue,“....呃对啊”
“罗妈?!”明杰的声音突然出现,“罗妈!你怎么会来!我好想你噢!”
“哎呦明杰啊,好久不见啊”罗妈走过去抱抱明杰,“诶呀呀,我们明杰又长高了”
“哪有啦罗妈,我都多大了还长个呢”明杰拉住罗妈的手,“走罗妈,我们上楼,子闳跟易恩他们在上面”
“好好好”罗妈被明杰拉着上了楼,“阿正啊,你跟伟晋一起整理一下妈妈买的东西喔!”
“喔,好!”

明杰把房门打开一个小缝神神秘秘地探出脑袋,六个人不解的看着他。
“子闳易恩,你们猜谁来了!”
“谁?”
“姜姜姜姜!”
子闳和易恩反应了一下,“罗妈!”
易恩已经从沙发上跳起来跑过去抱住罗妈了,“罗妈,我好想你喔”
“我也想我们popo啊,这么多年不见popo都长这么大了”罗妈拍着易恩的后背看向后面的大家,“哎呦,新加入了这么多小伙子啊”
除了子闳,其余五人一脸懵逼。
“这是哥的妈妈,我和明杰易恩还有哥以前一直都跟罗妈生活在一起的”子闳解释道。
“噢,罗妈妈好”大家从沙发上站起来跟罗妈妈打招呼。
“不用那么客气啦”罗妈搂着比自己高的易恩的肩膀,“叫我罗妈就好啦”
“罗妈好,我是风田”风田对着罗妈鞠了个躬,“我来自日本,请多多关照”
“哎呀这孩子好高啊”罗妈走到风田面前,“得有一米九了吧”
风田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“一米八九而已啦~”
“罗妈好,我是Evan,以前是特种兵”
“哇,特种兵啊,了不起”罗妈对Evan比了个赞。
“罗妈好,我叫以纶~刚从加拿大毕业回来,罗妈你好漂亮喔”
“你好你好,你也很帅啊~”
“罗妈好,我叫晨翔”晨翔露出标准的微笑。
“哎呦,这孩子长得真俊”
“罗妈好,我叫teddy,您平时喊我向熙就行”
“哎呦,一个比一个俊啊”
“好啦好啦都介绍完啦,走啦我们下去,楼上地方太小了”易恩跑过来挽住罗妈的胳膊,“罗妈,你怎么会突然过来啊”
罗妈一边跟着易恩下楼一边回答,“这不是快过年了嘛,那么多年过年都不在你们身边,想着今年过来看看你们,怎么,不欢迎啊?”
“欢迎欢迎欢迎!超欢迎的!罗妈我超想你做的菜的!好久都没吃过了!”易恩舔舔嘴唇。
罗妈被易恩可爱的样子逗笑了,“好好好,今天就给你们做一大桌子菜,让你们吃个够”
“嗯嗯嗯!”易恩疯狂点头。

“来,让我们敬罗妈一杯!”
饭桌上,大家共举酒杯。
“我们家阿正怎么受的伤啊?”罗妈突然问道。
“.....”
突然的安静,大家看见罗妈身边宏正警示的眼神都埋头苦吃起来。
“怎么,这么怕他啊”
“对啊”明杰咽下嘴巴里的食物,“你又不是不知道小时候我被哥揍得多惨...”
“那阿正你自己说”罗妈放下筷子盯着宏正。
“没有啦....”
“哥是为了救我啦!”易恩咬着筷子,“都是那个洪云峰,陷害Evan还想偷袭他,幸亏.....”
“洪云峰?”罗妈打断易恩的话看着宏正“洪山莫的儿子?”
宏正点点头。
罗妈冷哼一声“洪山莫这个老贼,当年害我们害得还不够惨吗?!当年那件事,要不是我拼了命......”
“妈”宏正拉拉罗妈的胳膊,“今天这么高兴,别提以前的事了”
伟晋夹了一块油炸带鱼放在罗妈碗里,“对啊对啊罗妈,来,吃鱼”
“罢了罢了”罗妈重新拿起筷子,“来来来,大家吃饭,这么多菜呢,尽量吃啊!”
“马振桓我够不到那个”易恩把碗递给Evan,“帮我夹一下那个鱿鱼.....”
“子闳你尝尝这个苦瓜,一点都不苦诶.....罗妈你做饭真的好好吃喔!”
“好吃就多吃点啊!”

晚饭过后,大家继续坐在客厅聊天,伟晋和以纶因为刚刚在饭桌上多喝了几杯,所以就早早回了房间。
罗妈刚讲了明杰小时候因为和同学玩忘记跟家里讲,结果搞得一家人在外面找他,最后被宏正在一个幼儿园里找到了,宏正把明杰带回家后气的要拿罗妈的擀面杖揍他.....逗得在座的人哈哈大笑。
“对,我记得那次,那时候我才多大啊,才十岁吧”易恩边笑边说,“我还帮你拦着哥呢”
“都是因为爱啦....哥怕我丢啊,所以找到我才会那么气,对不对啊哥~”
“你那时候要是这么想就好咯,我记得那次过后你一个礼拜都没理我”
“那时候不懂事嘛”明杰看向罗妈,“哎呦罗妈,别讲我了,你讲讲易恩跟子闳啊”
“子闳哪有你这么皮啊,小时候乖得很”罗妈说完又看向易恩,“popo嘛,除了第一次去家里偷东西被宏正发现狂揍之后,一直就都很乖啊”
“好久没听到popo这个名字喔.....”易恩不禁感慨。
“你为什么叫popo啊?”Evan问道。
“噢没有啦,小名,小名”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,“罗妈都这样叫我”
“对啊,我们popo这个名字是不是很可爱~”
“是蛮可爱的”Evan伸出手整理了一下被易恩揉乱的头发,“本人也蛮可爱”

夜深了,大家都回房睡觉了,在罗妈的强烈要求下,罗妈住进了宏正的房间,宏正去找伟晋挤一挤。
漆黑的走廊,宏正站在伟晋房门口,回想起自己那可爱的妈刚刚给自己说的话。
罗妈是这样说的:“阿正啊,做妈的只能帮你到这里了,你自己把握机会啊!”

宏正敲敲门,“伟晋?”
没人回应。
“伟晋?”
还是没人回应。
奇怪,怎么没人理我呢?宏正又一次敲敲门,“伟....”
“宏正?”
房间里突然出现伟晋的声音。
“伟晋,帮我开门啦”
宏正趴在门上,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。
“宏正”伟晋揉着眼睛,“怎么这么晚来找我?”
“可不可以,收留我一晚啊”宏正用可爱的声音说着“拜托拜托~”
伟晋睡眼惺忪地看着眼前撒娇的大可爱,侧身让出一条路,“快进来啦,外面冷”
“耶!晋晋最好了!”
宏正抱住了伟晋往房间里移动,伟晋被抱着一步一步倒退走着。
忽然感觉到一阵冷风,宏正朝风口看去。
“怎么不关窗户?”
“噢”伟晋从宏正怀里出来躲进被窝,“刚刚太晕了想透透气结果忘记关,你帮我关一下吧”
“好”
“柜子里还有一套被子,但是没枕头了”
“没关系,跟你挤一挤就好啦~”

宏正抱着被子上了伟晋的床,脑袋枕在伟晋空出的半个枕头上。
“晚安,伟晋”
“晚安...”

罗妈就是重要人物啦~
日常小学生文笔
还望各位看官别嫌弃😂